貴陽分部廣州分部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所長信箱建議留言內部網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概況簡介機構設置研究隊伍科研成果實驗觀測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學會學報圖書館黨群工作創新文化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新聞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學術前沿
Science:“慵懶”的太陽
——新研究發現太陽比其它類太陽恒星更不活躍
2020-11-03 | 作者: | 【 】【打印】【關閉

  太陽活動水平代表了太陽輸出磁場能量的變化,也代表了太陽對地球/行星系統的影響力,探究太陽活動水平的演化,是理解太陽系各行星空間圈層演化的重要一環。由于太陽演化本身觀測資料和地球保存的資料有限,我們最多可以獲得其在全新世的演化,對于更長時間尺度上的演化,只能借助于其它類太陽恒星來推演。然而,目前對太陽活動水平與類太陽恒星活動水平是否相似一直存在爭議。 

  恒星的自轉周期與其磁活動密切相關。之前的類太陽恒星活動性研究并沒有要求其自轉周期接近太陽自轉周期,這很可能會影響研究結果。最近,開普勒太空望遠鏡的觀測數據為我們提供了成千上萬顆恒星的自轉周期信息(Reinhold et al. 2013; McQuillan et al. 2014,這為加入恒星自轉周期限定參數提供了契機。德國馬普太陽系研究所Reinhold et al.2020)在對比太陽和類太陽恒星活動水平時加入了自轉周期的限制條件,結果發現太陽的活動水平比同類型恒星的活動水平要弱。 

  開普勒太空望遠鏡對天鵝座和天琴座星座區域的星空有持續4年之久的高質量觀測數據,這些數據為研究恒星活動提供了很好的機會?;陂_普勒太空望遠鏡觀測到的恒星,Reinhold et al. 2020)采用了34030顆具有確定的自轉周期的恒星樣本和99000顆未探測到自轉周期的恒星樣本。作者按照是否探測到確定的自轉周期將恒星樣本分為有明確周期恒星樣本和無明確周期恒星樣本。分別從有明確周期恒星樣本和無明確周期恒星樣本中挑選出有效溫度Teff、表面重力log g與太陽接近的恒星樣本。對于有明確周期恒星樣本,將自轉周期限定在2030天(太陽:24.47天)。進一步基于蓋亞飛船(Gaia spacecraft)的天體測量數據構建的赫羅圖,限定了恒星的年齡和金屬豐度[Fe/H](圖1黑色實線和虛線之間)。最終經過所有判據挑選出369顆具有明確自轉周期的類太陽恒星(圖1A中深藍色點)和2529顆未探測到明確自轉周期的偽太陽恒星(圖1B中深藍色點)。作者將有明確周期恒星樣本稱之為類太陽(solar-like)恒星,無明確周期恒星樣本稱之為贗太陽(pseudo-solar)恒星。 

1 恒星樣本的赫羅圖。(A)和(B)中深藍色點分別標示了用于本研究的周期性恒星樣本和非周期性恒星樣本在赫羅圖的位置(Reinhold et al., 2020)

  黑子是表征恒星活動的重要參量,它在恒星表面分布不均,會導致恒星測光光度隨自轉而發生變化。黑子數量和分布的變化可改變恒星的光變幅度,因此恒星的光度變化可以表征恒星活動,光度變化振幅越大,代表恒星活躍程度越高。 

  作者采用光變曲線的95% 分位和5%分位的差值Rvar來表征太陽和所選恒星的光度變化幅度。研究表明,類太陽恒星光度的變化幅度比太陽更高(圖2),多數類太陽恒星的光度變化幅度(圖3藍色)遠高于太陽過去140年的最大值(圖3綠色),即大多數接近太陽自轉周期的類太陽恒星比太陽更活躍。太陽與活動較低的恒星有相似的Rvar分布,而這些活動較低的恒星主要來自于那些沒有明確探測到自轉周期的贗太陽恒星。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用開普勒望遠鏡來觀測太陽,那么太陽很可能會被歸類為贗太陽恒星。

2 太陽和三顆具有明確自轉周期的恒星的光變曲線。(A)橙色實線標示太陽光度最大變化范圍;(B-D)紅色實線和紅色虛線分別標示修正前和修正后(修正對恒星有效溫度、自轉速度、金屬豐度等基本參數的依賴)的Rvar (Reinhold et al., 2020)

3太陽和恒星光變幅度分布。淺綠色標示太陽的結果,深藍色標示周期性恒星樣本修正后的結果,黑色標示綜合恒星樣本(有明確周期恒星樣本+無明確周期恒星樣本)的結果。黃色線是用對綜合恒星樣本擬合結果Reinhold et al., 2020)

  關于為什么太陽的活動性弱于同類型的恒星,作者提出了兩種可能的原因:1)類太陽恒星與贗太陽恒星和太陽之間可能存在目前無法認知的差異。例如:由于太陽內部較差自轉的改變,太陽發電機可能正在過渡到較低的活動狀態(Metcalfe et al.  2016, 2017。依據這一解釋,類太陽恒星具有更高的活動性,而偽太陽恒星可能正在向低活動期轉變或正處在低活動期。(2綜合樣本(有明確周期恒星樣本+無明確周期恒星樣本)代表了太陽所有可能呈現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測量到的太陽活動分布之所以與類太陽恒星不同,只是因為太陽在過去140年里沒有表現出其全部的活動范圍。但基于宇宙同位素重建的9000多年的太陽活動數據表明,太陽活動并沒有比過去140年更高。這可能是因為太陽在大于9000年尺度上在高活動和低活動之間交替。 

  目前的分析結果還無法回答這一問題。值得期待的是,凌星系外行星巡天衛星(Transiting Exoplanet Survey Satellite , TESS 和未來的行星凌星和恒星振蕩(Planetary Transits and Oscillations of stars,PLATO)空間任務將提供大量的恒星樣本(Santos and Mathur, 2020),雖然這些恒星樣本數據是一定時間段內的觀測結果,難以直接獲得恒星活動水平長期演化的準確描述,但這些任務可以將恒星樣本擴展到更亮的恒星,從而可以用地面望遠鏡對所觀測到的恒星進行長期追蹤,并獲得更多恒星樣本的長時間觀測資料。未來太空望遠鏡與地面望遠鏡的結合,或許會幫助我們回答這一問題。 

  【致謝:感謝中科院國家天文臺賀晗研究員和德國馬普太陽系研究所楊丹博士的寶貴修改建議?!?/span>    

  主要參考文獻 

  McQuillan A, Mazeh T, Aigrain S. Rotation periods of 34,030 Kepler main-sequence stars: the full autocorrelation sample[J].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Supplement Series, 2014, 211(2: 24.鏈接 

  Metcalfe T S, Egeland R, Van Saders J. Stellar evidence that the solar dynamo may be in transition[J].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 2016, 826(1: L2.鏈接 

  Metcalfe T S, van Saders J. Magnetic evolution and the disappearance of sun-like activity cycles[J]. Solar Physics, 2017, 292(9: 126.鏈接 

  Reinhold T, Reiners A, Basri G. Rotation and differential rotation of active Kepler stars[J]. Astronomy & Astrophysics, 2013, 560: A4.鏈接 

  Reinhold T, Shapiro A I, Solanki S K, et al. The Sun is less active than other solar-like stars[J]. Science, 2020, 368(6490: 518-521.鏈接 

  Santos ? R G, Mathur S. What future awaits the Sun?[J]. Science, 2020, 368(6490: 466-467.鏈接 

  (撰稿:閆麗梅/地星室)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土城西路19號 郵 編:100029 電話:010-82998001 傳真:010-62010846
版權所有© 2009-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 京ICP備0502913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2號
金牛娱乐手机版下载 亚游集团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MG诙谐财富爆分打法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停售时间 (^ω^)MG神秘的百慕达投注 上海快3开奖结果 (★^O^★)MG极速抢钱技巧介绍 (★^O^★)MG丛林巫师app (^ω^)MG惊喜复活节投注 北京快三和值走势图 (*^▽^*)MG银色雌狮4x_豪华版 国庆节双色球彩票停售吗 福彩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白小姐玄机图自动更新